浅议中医思辨方式

养生

文学家看到一朵花,会吟诗作词,生物学家看到一朵花,会剖析组织. 哲学家看到一朵花,会感悟造化。中医看病亦是如此!我们的眼睛常常被假象迷惑,我们的感官有时候总是左右着大脑。

所以,开了一大堆药,识别一大堆症,找了一大堆理论,最后无济于事。总是在听人们常说,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抓住本质才能解决问题,可是本质却又如此的难抓。

阿基米德说过,给他一个支点,他可以撬动整个地球,毛泽东说过,马列主义只有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才能救中国,这两个不同时代的伟人,在不同的时代说了两句都很狂的话,但我认为,他们敢于这样说,是因为他们的思辨方式能把复杂变化的表象和假象,抽丝剥茧,最终看透触及到真理,真理就是本质,谁掌握了他谁就能够改变整个世界。

万法归一,中医亦是如此,中医看病最终的目的,就是通过人力和药物的配合,找到解决疾病的真理,去改变不常态的人体。显然改变不常态的人体是最终目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多数医者只是在人力和药物方面的过分重视和依赖,把未能嚼烂的理论法条,拿来套用运用,这无疑于有杠杆有力量,而没有支点就想着去撬动地球。有马列主义,黄帝内经,伤寒论,这些经典,却形而上学,毫无一用,殊不知内经到了仲景手里才有了伤寒论,马列主义到了毛泽东手里才创造了新中国,所以不加思辨的经典只是千年沉睡的文字。

最近有位朋友说:他看懂了伤寒论,终于大彻大悟,但是一次治病之后发现伤寒论讲的不对。我问他,为何不对,他说:病人风寒感冒,我据伤寒条例,开了麻黄附子汤,但是吃后更加严重了,流鼻涕严重,而且非常乏力。我问他,癌症病人可否也感冒?如果你也一听风寒感冒你也用麻黄附子汤吗?如果这样,麻黄附子汤和白加黑感冒片有什么两样?他听完,告诉我中医不就是这样用经方,应其症吗?

其实这就是形而上学的思想,其后果就是马谡读兵书,这是学中医方面的一个现象,也是大忌,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就是把中医学教条的只看做是一门医学而已,没有正确的思辨方式。认识问题仅停留在前人的认识和经验基础上,而不灵活,不动态的看待每一个人的特殊情况,因人而方。

中医之学,来自人类的认识论,认识论的形成又是以天地自然为根本,天地之然也有常态和不常态,这里面所蕴含的规律就是事物的本质,所以如果说,伤寒论是教会你的是分析治病的方法,那么内经教会你的是思维方式,和思考方向。中医就是要让你以道行医,道,就是土结木松。水来土掩,四节更替,道,就是现象之后的本质,就是事物变化的内因,就是阴阳运行的推力,就是病情变化的因果联系,就是现象与本质一分三的问题。所谓事不过三,万物变化亦不过三,三具备后天万物所有的因,故辩证用药一分为三已是极数,在分下去,千千万万,无可穷尽,故拟方用药,一君,而臣,三佐使,一主,二次,三兼症,便已足以!

然而在行医过程中事实却大相径庭,既定的一种思维模式,就会让你的行为发生改变。唇亡不考虑齿寒,比如,治上焦而不考虑下焦的联系,主症和兼症之间的联系。表象和本质之间的因果,拟方,不考虑药物的聚焦点,一的层面,不考虑药物发散点,三的层面。

我记得在多年以前,那时初学中医,当地有位老中医80多岁,每天门庭若市,我因脾胃病故开一方去抓药顺便让他指点,他看后笑曰,孩子,春夏秋冬,始于阴阳,不求阴阳,只治四季,徒劳。此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以后他对我有喜爱之感,便给一些方子让我看看,看后我叹为观止,寥寥数药,剂量落差之大,布局之完美,让我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战略家如何在用运兵法,指挥兵士,轻重搭配,攻城略地的情景。

是的,在我看来中医不仅仅是一门医学那么简单,他是战略学,也是兵法学,更是统筹学,所谓战略,就是辩证能看到本质,所谓统筹就是,阴阳五行随你调用,所谓兵法就是,用药主次轻重各按其位。

我们在中医治病中常听说标本兼治,但却从不考虑表本因果的关系,表本不一致的的假象,不联系的看标看本,不一分为二的看问题,而是彼此孤立的看问题,人间有事,天象异出,任何现象都是本质的外显。所以标本兼治就是联系起来看问题,把握变化的进程。比如,同是火,或因天干物躁,或因地精枯竭。切不可孤立的看待。见火就灭,这样只能呆板教条的用中医。

不懂医道的医术只是大海行舟,术没有道做导航终究会迷失方向。故,皇帝内经以一部医学经典却大谈天地自然之道,可谓作者之用心,春季勃勃生机,肝木萌动,以此天道合于人身而后有别治之,乃道术相合!术才不失方向,然多少人只求于术,以道解道,不知道蕴含于万物,故识世间之物便得世间之道,天理不通有岂能按合人身!中医是思辨的哲学,而思辨的来源是天地自然之像,中医是看不见的科学,因为道本无形。中医是智慧的医学,因为主观意识决定着治疗行为。

欢迎分享转发!:心灵家园,用心分享生活的美好点滴! » 浅议中医思辨方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