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见自己,你看见的是一个叫做“应该”的自己

现在,心灵成长是个热门话题,过去大家见面可能彼此问问去哪里旅行了,聊聊刚买的包,现在则经常问候:最近参加哪些课程了;分享一下跟某上师学习的神奇体验。

作为一个疯狂参加6年各种心理学和身心灵课程,曾经痛苦得死去活来的人,以上阶段,我几乎都经历过。

有一天,在印度修行,听着诸如“看看你小我的傲慢,父母身上的问题你何尝没有,为什么还不原谅父母,不原谅父母,自己就还没有真正拥抱过去,没有真正成长”这类催眠,同修们在重重催泪弹中痛哭,我回想自己这么多年的成长,依然无法和母亲建立链接,依然那么多悲愤,内心感受无比冲突压抑。在这些冲突的笼罩下,刹那间我醒过来了,拍案而起:“我TMD的就是没有原谅我的妈妈,这是我当下的真相。从现实开始,我再也不会拿任何道理凌驾在自己的感受之上,再也不会愚蠢地杀死自己而让道理活下。我心之外,再无他法;法尚应舍,何况非法”。哈哈大笑之后,感叹一句:“王阳明大哥,你老够意思了,我终于懂你了!”内心充满喜悦。

就这样,我开始从“应该是什么”和“是什么“的二元对立中解脱。“应该是什么”是头脑的妄想,“是什么”则是对实相的照见。“应该是什么”这个妄想几乎遍布地球,90%以上的苦皆由它创造。我们无休止地跟自己和他人的真相较劲,妄想幸福快乐会发生在到达那个应该之后,却给当下制造无数纠缠。

当你用二元对立的眼睛去看,几乎任何学科宗教都在讲“你应该怎样”。各种身心灵学派或者宗教都有一套标准让你成为更正确的人。它让你相信,只要向着正确的方向努力,就包你这辈子甚至下辈子幸福,最努力的那个还能附赠解脱开悟。殊不知,这又一个美妙的巨型妄想,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做梦,只不过梦的内容更加高大上了而已。

当你用二元对立的眼睛去看自己,你看不见自己,你看见的是一个叫做“应该”的自己;你也看不见孩子,你看见的是一个名叫“应该”的孩子。虽然你学习各种道理付出全部精力养育孩子,孩子依然孤若寒冰,因为他不曾被看见过;虽然你为了改善夫妻关系做出了那么多改变,可是另一半却不识好歹,偏偏不跟上你前进的步伐,不学习这么好的课程,甚至越来越排斥身心灵成长,为什么呢?因为你看不见你的另一半,你看见的是一个名叫“应该改变”的他。

很多人可能说,我懂得“不应该去改变别人”的道理。可是头脑懂得是没有用的,我们只有看见实相,不再对自己暴力,才可能看见别人。当你真的看见自己和别人的那一刹那,会连一个改变的念头都升不起来,这才是真正的看见。看见,是宇宙中最神奇的力量,不可思议的成长变化,都会在看见的滋养下自动发生。看见,是道,是无为,也是无所不为。

看见,说起来容易,实践起来真不容易。为何我们如此执着于妄想?因为妄想曾经帮助我们活下来,是我们过去赖以活命的保障,放下它谈何容易。在童年,尤其是婴儿期,父母是孩子的整个世界,如果父母足够不好,孩子直面真相,感觉只能去死,所以头脑加入,创造这个妄想保护我们:“如果我再努力一些,改变自己或者父母,他们就能爱我了。“ 这个妄想曾经支撑我们活下来,所以我们不需要改变妄想,而是感谢它,看见它,允许它升起,也允许它无常的流经,然后用觉知站稳在自己的中心,活在真相中,爱自然流动。

心灵家园

欢迎分享转发!:心灵家园,用心分享生活的美好点滴! » 你看不见自己,你看见的是一个叫做“应该”的自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