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真理只是自己的道理,只是解脱的障碍

禅修

心理学,宗教,灵修都说要觉察自己,提升觉知力是修行的根本,那觉知到底是什么呢?

第一阶段:无觉知的黑暗期

在人们还不知道观察自己的时候,在轮回中很投入,坚信自己的痛苦和快乐就是外面的人和事物造成,或者是自己的错误和英明造成(这是卡在了全能自恋期),痛苦得很投入,快乐也很投入。这个阶段,内在尚无对立,但和外面世界对立严重。准确地说,是把原本内部的对立投射到外部,自己只扮演其中一面,找别人扮演另一面,翻来覆去,累生累世这么几个人掐来掐去,玩得很投入。电影《死亡实验》,人一旦设定了角色,就算开始知道那只是个实验,一进去就真迷失了。何况我们投胎后,都忘记了此生只是一个内心的投影,如露亦如电。这个阶段,人们不会走偏和迷失,因为本身就是迷失。

第二阶段:觉察者出现,一束光照了进来

后来,人们发现总是这么折腾,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个人,几件事让自己反复难受,一哭二闹三自责,都用过了,还是痛苦,于是转向精神世界寻找答案。通过心理学,宗教,灵修,我们学会了观察自己,用更正确的理念指导自己。损人很爽的时候,学精神分析的突然觉察到,这不是当年我娘损我的情景再现吗,于是恨意大减。学佛的转念一想,今天我损他将来这业力要轮回到我头上的,佛说要慈悲。于是三省吾身,阿弥陀佛。

黑暗中的第一束光,伟大的观察者就这样诞生了。“我”在观察“我”,一个人的内部产生了对立。这个对立尚不能灭苦,但立竿见影的效果是,内部对立的产生大为减轻了外部对立,我们与世界的关系更和谐。刚体验到这种和谐喜悦的人,热情十足,看到还在黑暗中挣扎却不自知的人,会伸出爱的双手,拉他们一起进来,走向光明。

在这个阶段,会有几种典型分支:

一些情感较为隔离的人,有很大的毅力修定,修着修着果然境界很高,能和高我链接,洞悉宇宙的奥秘,虽然无法和老婆链接,也难以洞悉孩子哭闹的秘密。

一些意志坚强的人,依照更高的道理不断修正自己的思想言行,身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讲经传道,扬善劝恶,成为让我们敬畏的人。

一些意志薄弱的人,学来学去道理都明白了,明知该怎么做却做不到,痛苦依旧,那就继续上课修行吧,反正在家呆着也是痛苦,上课还可以折磨折磨老师。

一些精神较为不正常的人,旁观一切,思考一切,怀疑一切,疯疯癫癫在路上狂奔,看哪里都不像是岸。于是这些精神不太正常的人,开始思考还有没有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内外部对立皆消失,光华与阴影共舞

在这个阶段,观察者又消失了,或者说观察和被观察的二元对立消失,和第一阶段很像,人们又是投入地嬉笑怒骂,全然经验着各种体验。区别于第一阶段,第三阶段并没有制造外部对立。当我投入骂你的时候,其实心中没有我对你错,所以我恨你这样的二元对立,骂人的是我,被骂的其实也是我,之所以骂你,是因为我想体验这种体验,好玩啊。一切选择皆自由,全然的经验没有头脑评判的参与,痛而不苦,骂而不恨,悲而不伤。活得真实,乐得自在。

从第三阶段返观第一阶段,就明白了为什么有些人不愿接受我们的爱心之手,宁愿停留在无明的黑暗当中,因为在那个阶段,人们可以“全然”体验他们的生命体验,虽然那些体验是偏执于一端的,不完整的,但如果过早进入第二阶段,被知障卡住,两端的极致感受都体验不到,那不是更惨? 我们投胎来地球这个试验场,就是因为这里有很多游戏可供我们选择角色,等灵魂搜集够丰盛的体验,并将这些体验的二元对立融合,光华与阴影共舞,即可满载而归。

一些年龄较小的来访者,他们异常聪慧,高深的道理一点即通。但他们的生命体验才刚刚开始,于是我始终强调,去尽情的体验,哪怕是轮回,也要轮回个淋漓尽致。

几乎我上过的所有课程,都在教导说,如果不放下跟父母的纠结,会有什么什么后果,只有接受父母,重新链接,你才能拥有幸福成功。在清理创伤过程中,我回忆起初中时期,在我的小房间里,几乎每晚都会绝望到哭泣,寒冷孤独。我再一次感受那刻骨的心痛,痛到无法呼吸。从过程中出来,却并未获得平静,感觉没什么疗愈,只是又一次经受创伤。

我被种种正确的教导包围,痛苦却压得我无法呼吸,重重包围之下,我突然开窍了,骂了一句,TMD,我就是没放下,我就是痛苦!神奇的是,就这样诚实地接受我对妈妈充满愤怒的事实后,心自由了很多。非常自然地,我又经验到过去的“痛”,为什么“痛”要加引号,因为不能称之为痛,当然也不是不痛。在那一刻,只有完全的经验,感受。头脑停歇了,不再有痛苦和快乐的概念,不再将其定义为创伤或者幸福。如果我先定义某件事情是创伤再去经验,我将无法完整经验到实相。同样地,我将某种感受定义为幸福再去经验,我也将体验不到幸福是什么滋味。

在和父母的关系中,我们形成了太多负面的“限制性信念”,我们认识这些制约,从玩了很多辈子的轮回中解脱。但这还不是真正的解脱,真正的解脱,还要从所谓的正面信念中解脱,甚至从佛,从真善美的概念中解脱,回归那个一元的本质。别人的真理只是自己的道理,当我杀死自己而让道理活下,一切道理都只是解脱的障碍。心外无物,心外无法,当我们不再障碍实相的流动,当下本身既是真理。没有头脑评判参与的经验,就是全然的经验,觉知的最终境界。

觉知是开始,亦是结束。

觉知是觉知者,亦是觉知对象。

觉知是手段,觉知是目的,觉知就是,全然的经验。

心灵家园

欢迎分享转发!:心灵家园,用心分享生活的美好点滴! » 别人的真理只是自己的道理,只是解脱的障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