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茶修经历

茶道

因为体质偏寒,喝茶会虚,我对茶,一直又爱又恨。有一年,到杭州演讲,朋友带我认识一个卖茶人,那时我是不喝茶的,喝也必须在饱肚后,不然会头晕心悸。卖茶人看到是我,满心欢喜,大力推荐他家最好的普洱茶,强迫我无论如何也要喝。我是那种不懂、不愿也不需要为了给面子而勉强自己的人。那次空着腹,不宜喝茶,我最清楚自己的体质和身体反应。尽管她一直强调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正宗”熟普。我只答应喝一小杯后坚决地拒绝了。

但对方大概想展现自己的好客,满足推销茶的目的,以热情到目中无人的强迫症病态方式缠着我不放,不停地强调:“放心,没问题的。我们都这样喝,没有人有问题的。你相信我。”这句话重复了至少三十次后,礼貌的限度已超标,我不得不坚决地对她说:“对不起,请不要再勉强我了,不能这样对待茶的。”她才醒觉原来自己一直在强迫人家喜欢她的茶,并未关心对方真正的意愿。其实她这样对茶比对我更欠尊重。

也有某男孩,一味向我推销他的茶有多纯正,有多好,叫我别听其他人的:他们知道你单纯和无知都会骗你。我问他,你的茶到底有多好?他每句不离“这是上等茶啊,现在一公斤要X万了,产量有限,每年涨价几倍啊。”可能我听错,一直听到他推荐的是茶价,不是茶。茶,到底在哪?

当然,那时候我也分不清茶的品性,尽管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说法,譬如:“喝红茶或乌龙吧,虚寒的女生最适合;喝普洱,咖啡因最低,那是最温的茶,连出家人也喝它调身体,不可能晕茶;喝我们家出的茶吧,我们自己都喝的,你放心好了,喝茶对你好;来,给你试极品老茶,喝过才知什么是真正的好茶,其他茶就别喝了……”

怎么喝一杯茶,忽然变得那么复杂?那么多 MUST (必要)、DON’T (不要)和$$$?为何本来单纯的东西,涉及利益和名誉,最终便变成各立门派,各分山头,吹捧自己,抨击别人,自己才是第一正宗,第一传人,第一、第一;说茶的人多,安静打开五官修心品茶的少?

只关心推销自己的茶和茶价的人相信都没有真正喝过茶,只是玩过茶而已。现代人为了暴利,把次等茶混入高质茶,密集式种茶树,狂用农药,混合多余香料,吹嘘哪座茶山、哪棵树有多古老、矜贵、有市场价值。自然生态受害了,土地贫脊了,引进农药后这二十年,已种不出单纯健康的好茶。为了好茶,让茶农珍惜土地,茶商甘愿保育而不滥卖、不涨价,更是难上加难。茶和土地的天然资源是上天赐予我们共享的礼物,应得到保护,而不是剥削它们来牟取最大的利益。

现代人的“衣、住、行”都需要靠别人建设或代办,但“食”却是较有弹性,可以由自己调校的,你可以选择放什么进口里。喝一杯茶,原不需要外界太多的介入和定义。你的身体就是你的道场,茶是修静的最好工具。以茶来修行,通过认识、品尝来尊重茶生态,从茶的丰富层次和变化中学习内敛,看清楚自己。

喝茶前先虚怀,茶会为你开放。安静,内观,仔细感受每一口茶在每一瞬间气味和层次的千重变幻:一些茶泡第二回味道已下滑,一些茶可以泡上十多回还能呈现峰回路转的风景;一些茶混合了其他杂质或加工太多,只求第一口的香,没有后蕴;一些茶带茶气,能运通全身跟你水乳交融,茶人合一。

很多人是用脑袋去喝茶的,尤其很多所谓的“专家”,对茶不恭不敬,茶未喝已下论断。尊重茶的人、认真的品茶师,必然安静、内敛,品茶时谢绝破坏味蕾的烟酒,甚至品茶前后不吃肉或浓味食物。专业的底蕴是敬重,放下自我和习性。

如真正的法国品酒师或香草师不以大师自居,不得意忘形,不任性吸烟,为避免周遭气味混杂和声音干扰,连香水也不敢涂,还会禁言、清净身体和杂念,如此才能专注地品尝,分层次、评质量。

这些年,茶修于我最大的领悟,除了是它能让人养生、感恩、保育和修行外,还能让人更接地气,活得更踏实。很多人感慨找不到人生方向,没有想做的事,也无心投入,累觉一事无成,生无可恋。没恋人、没亲人、没收入、没这没那,羡慕别人能找到喜欢的事去做,喜欢的人去爱。假如你很执着必须要找到什么方向和目标的话,可以试着先放下追寻大意义和大道理,单纯地从喝茶、从中国的根源文化、从土地给我们的暗示、从一片茶叶和水的圆融开始,先爱土地,再爱茶,看茶如何和身体产生妙不可言的变化,体验了活得仔细的人生带来的实在、满足、喜悦、豁达和富有,还要锁眉寻找人生大意义的需要吗?

套用某日本大师的话:水知道答案。茶亦有它的答案,先聆听茶跟你说什么,别急着去替茶解说、定位和定价。

心灵家园

欢迎分享转发!:心灵家园,用心分享生活的美好点滴! » 我的茶修经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