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

QQ截图20151203102455

一则小故事,带你看透中国人的思想包容与文化基因。

传说东晋慧远禅师在东林寺修行,寺门不远处有条虎溪,慧远向来送客不会过溪。有一天儒者陶渊明和道士陆修静来访,三人聊得非常投机,慧远禅师相送时不觉过溪。突然山中老虎大吼,三人才发觉送过了界,大笑而别,这也成为一段流传千年的佛门公案。

虎溪三笑的故事并非单单讲述一段友谊,更深层次的目的在于描述一种趋势——即儒家、佛家、道家的融合。从那时开始,中国人的文化基因里便兼具了“儒释道”三教的DNA。比如孙悟空就是三教合流的缩影,跟着道家学艺,跟着佛家取经,却始终秉持儒家的师徒之礼。

佛为心

佛为心,近似通俗意义上的菩萨心肠。

如佛经中说天帝看到佛祖修行,有心考验一下。于是化作一只鹰,追赶一只鸽子,追到佛祖面前,佛祖要保护鸽子。鹰对佛说:“你要救他,难道忍心让我饿死吗?”。佛祖提出用自己的肉作为交换,鹰要求佛给他与鸽子等重的肉,可是无论佛怎么割,肉总是比鸽子轻,直至佛祖割尽全身的肉,才与鸽子等重。正因佛祖慈悲为怀,佛祖才功德圆满。

佛心的奥义并非苛求我们都舍己救人,只要有仁慈之念,能为他人着想。

道为骨

道为骨,是要有道家的傲骨和眼界。

刘秀当上汉光武帝后,想起学生时代的好朋友严子陵是个人才,于是派人带着礼物请了三次才请到严子陵。谁知道严子陵人来了,还是不愿做官,刘秀只好亲自来做思想工作。据载刘秀摸着严子陵的肚子说:“唉呀严子陵,就不能相帮着做点事吗?”严子陵继续装睡,刘秀只好叹息说:“我们的交情都不能使你让步吗?”

后来刘秀不提做官,谈感情。说起少年往事,刘秀问严子陵:“我比过去怎么样?”严光回答说:“陛下比过去稍稍有点变化。”说完话便又睡了。严子陵睡熟了把脚压在刘秀肚子上。第二天,史官奏告,有客星冲犯了帝座(古代以星喻人,说有客侵犯皇帝)。光武帝笑着说:“只是我的老朋友严子陵与我睡在一起罢了。”

道骨的核心,就是“宠辱不惊”的境界,不媚权贵的傲骨。

儒为表

儒为表,要有儒家君子的言行规范,不单指要有儒者的外表。

曾国藩年轻时诸多恶习,作息时间不规律、烟瘾很大、好色等等……他到了29岁痛定思痛,立志改变。从29岁开始写日记,终其一生,至死基本上没断过。每天从起床到睡觉,吃喝拉撒睡,都要在日记中进行自我监督。比如在朋友家多看了几眼朋友的老婆,他痛斥自己“真不是人”。他跟同僚骂战后立即自省要“恶言不出于口,忿言不反于身”,并登门认错。自此顽劣加愚笨青年曾国藩突然变了性,成为人人刮目相看的青年才俊,直至“一时之圣”。这就是自我反省、自我修正的儒者精神最好写照。

儒者的要点,就是持续的“自省”。

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就是中国人的理想境界。

心灵家园

欢迎分享转发!:心灵家园,用心分享生活的美好点滴! » 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