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想,她更容易拍出好照片

川内伦子 Rinko Kawauchi 1972年出生在日本的女生。 1993年毕业于Seian Women’s College;初出茅庐便以三部曲影集《Utatane》《花火》《花子》受世人瞩目,并获得日本权威摄影奖。2004年以Aila摄影作品出名,在美国、日本艺廊展出,前后发表过很多个展,更获得2002年第27回木村伊兵卫写真奖,擅长用6×6的方画幅展现日常生活中的细微事物,川内伦子惯常使用一台Rollei双反,在拍摄时大量运用闪光灯,削减了自然的光影效果,使得画面更多倾向平板、刺目,形成了Rinko Kawauchi独有的影像风格。

摄影人

川内伦子访谈-哥本哈根美术馆

Q&A

Q:你首次出版就是UTATANE,HANABI,HANAKO三本摄影书的三部曲,你作为一个自由商业摄影师要用什么时间来做你个人的创作项目呢?

A:恩,有时候我在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做我个人的项目。有的时候我工作时也会拍摄任何抓住我眼球的东西,在任何情况下我总是随身带着照相机。

Q:你会用和工作不同的方式去拍你个人的创作么?

A:我总是被问到这个问题。当我拍照的时候,无论是工作或者是做自己的事情,方式都是一样的。但是当我选择照片和组合他们的时候,我会认真考虑他们的展示方式和场合。在做商业摄影的时候,有时我必须拍一些在摄影棚里准备好的东西,或者我应该提一提,这是和我个人的工作不一样的一点。在我做商业摄影的时候,在我脑中会有更清晰的意图。但即使是在做商业摄影的时候,我也会寻找和平时拍照一样的知觉和感受。

摄影人

Q:在你拍照的时候,有什么具体的计划么?

A:这取决于照片系列。总的来说,在我的脑海之中有一本潜在的书。在做UTATAME这本书的时候,我拍那些撼动我的东西。而在拍HANABI的时候,我有很具体的思路,有意识的寻找日本夏日烟花大会的时间和地点,我想要从许多不同的视角拍摄烟花。我拍的时候总是想着脑中确定的方案:从旅馆房间看出去的风景,对高速公路的印象等等。然后在要出版时我再自己进行排版。

摄影人

Q:你拍照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A:基本上我试着什么也不想。

Q:就象那些运动时什么也不想的运动员一样?

A:有时候我想着我在拍照。但是好照片总是在我什么也没想的状态下拍的,脑袋空空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时我什么也感觉不到。我想这和“RUNNER‘S HIGH”很像。(“RUNNER‘S HIGH”:运动时达到高潮般的状态,是很多运动员都有的经验。)

摄影人

Q:在你排版的时候也有一样的感觉么?

A:当我冲晒照片的时候,我总是在想着要怎么把图片组合起来,在这个阶段我的心和身体是一起工作的:)有的时候很难找出个点子把图片统一起来,但是经过几天的晒照片和反思之后,点子总是会忽然出现。

摄影人

Q:每个人都说你有一种独特的光线捕捉方式,你怎么想?

A:并不是有意识地去做这件事的。

Q:有的时候你拍照时刻意的直对光源?

A:气氛和光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当我直对着光源拍照时,我尝试着去捕捉的并不仅仅是物体本身,而是当下的氛围和灵息。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大家会觉得我用光很特别的原因吧。

摄影人

Q:在你的作品中,你总是寻找一些关于生和死的普遍主题,这个主题对于你来说特别重要?

A:拍照的时候我并不需要很自觉的去想这件事情。当我选择照片并把它们组成一个系列的时候,这种气氛就会忽然出现。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过程,和拍照一样重要。在这个步骤中我会非常冷静客观的看自己的作品。

摄影人

Q:在拍照的时候会有某个时刻你确定自己在拍一张好的照片么?或者是在冲洗照片的时候忽然为在自己的作品中发现的东西感到惊讶?

A:我喜欢在冲洗照片的时候在照片中看到一些特别的东西。总是有些时候会因为看见照片中一些自己从没想过会找到的东西而感到惊讶。

Q:当你把照片冲洗出来后,你重新整理他们然后再决定怎么将它们组合成一个系列?这可以被看作照片的一种编辑方式。

A:有时候我觉得不这样做反而会更好。如果你对照片的选择和最后它们会被怎样组合排列想得太多的话,结果会显得太规整,人为组合的痕迹太重。在这个过程中总是很难去做出合适的判断。

摄影人

Q:做摄影画册和做展览有什么不同?

A:最大的不同是画册可以被拿在手上。它会因而被从更亲密私人的层面去感知和体悟。展览时照片在白箱中展示。当你在编排一本摄影画册的时候,必须时刻记得你是用翻页的顺序和方式来看它的。在看展览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空间和它的结构。这是两种非常不同的看照片方式。

Q:在你的展览中,你总是把系列照片呈现在一个象盒子般的小房间里面。

A: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人们在小空间里看我的照片。这种方式可以让公众和我的作品更加贴近。

摄影人

Q:这种观展体验也会因而变的与看摄影画集的感觉更相似。

A:直到目前,我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出版上。这或许可以解释我为什么希望人们能用更靠近的方式去看我的作品。尽管我知道在大空间里展示作品有很多的优势,但是我还是觉得小空间更加适合。因为这个原因,我总是必须确认会有一个小空间能让人们从更加亲密和私人的层面来欣赏我的作品。我为在ART TOWER MITO的展览而设置的小空间叫做忏悔室,这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Q:它象一个教堂?

A:天花板的高度和阳光射进房间的方式都对它有影响。当我拍照的时候,我感受到相同的气氛。当人们在看我的照片时,我希望能够营造一个安静,私人而亲密的空间,让人们能独自倾听来自他们内心的声音。

摄影人

Q:在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对什么有兴趣?

A:我不是一个很快乐的小孩。我非常忧郁。我不喜欢学校,总是在看书,但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书,只是精灵故事,儿童绘本,面向年轻女性的小说还有世界文学。

Q:你很喜欢阅读么?

A:我喜欢书。即使我不明白里面的内容,仅仅是拥有它们我也会很高兴。我爱图书馆。因为学校图书馆里的书很少,所以我经常骑自行车去大坂的TSURUMI WARD市政图书馆。我喜欢在图书馆中什么都由自己。

Q:在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看过什么摄影画集么?

A:是的,当我在初等学校的时候看过藤原幸也(SHINYA FUJIWARA)的《美国赌轮盘》。我不明白为什么他给这本拍美国的摄影画集起一个这样的书名。我试着去读后记,但是那对于我来说太难懂了。我也看过他的《MORI的纪念品》和JOJI  HASHIGUCHI的《十七岁》和《COUPLE》。我也对自然书里的动物照片很感兴趣。我记得我对JOJI HASHIGUCHI《COUPLE》里的文字感到非常惊讶。我也看OSAMU HASHIMOTO和SEIKO TANABI。有一次,一个很年轻的图书馆员跟我说我年纪太小了不适合看这些书。 我不在意的继续看它们,尽管我并不非常明白。

摄影人

Q:你特别尊敬的摄影师是谁?为什么?

A:我所尊敬的日本摄影师有kyoji takahashi,Toyohisa Araki,Daido Moriyama,Takuma Nkahira.欧洲摄影师则是Boris Mikhailov.我也喜欢Wolffang Tillmans的作品。通常我尊敬所有摄影师的作品。

摄影人

Q:有什么人影响你么?

A:许多人,吉本芭娜娜对我的精神部分影响得非常多。我也被SATORU SATO的作品影响,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儿童插画家。

Q:在年轻的艺术家举行自己的作品展览之前,他们想公开出版自己的作品是非常困难的。这件事情在日本相对容易些。你对这种机遇的不同是怎么想的?

A:出版书曾经是我的首要目的。对于我来说这比举行展览重要得多。即使当我知道我的作品不能够出版时,我也没有考虑很多,直到我完成照片整理,让它们都变成组合。在我出版第一本书之前,每隔差不多半年时间我就自己做一本手工书。对于我来说,在进入下一个阶段之前,把照片统一组合变成系列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能举办展览是一种奖励,而不是目的本身。我想如果我不能出版我的作品的话,也会一直持续自己制作书的。对于我来说,用.书这种形式来展示自己的作品比展示作品本身更重要得多。

摄影人

Q:在日本你同时出版了三本书,你的状况有因此而改变么?

A:这件事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因为着意味着我现在变成一个艺术家了。在日本,只有出版了一些东西之后人们才会把你看做是一个艺术家。相对于展览来说,人们更重视你的出版物。在Annual Kimura奖对得奖者的选择上,他们考虑的是出版过的作品。

Q:在这个展览中,你会展示AILA,THE EYES`THE EARS,CUI CUI这几本书里的作品,这些标题是什么意思呢?

A:ALIA来自土耳其语,意思是“大家庭”,或者更广泛的说,有“关系”的意思。THE EYES`THE EARS是我们的五感所能捕捉的东西,不仅仅是眼睛看到的,还有耳朵听到的和皮肤所触到的。

摄影人

Q:THE EYES`THE EARS代表了你第一次把自己的诗和照片放在一起的体验么?

A:因为经常倾听自己的内心,组织照片进行的很顺利。我为许多各种各样的杂志供稿,但是总有一点不愿意把文字放在我拍的照片旁边。我尝试着用诗好好表达自己内心的声音,就象我的照片一样。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用新的方式去做事情的挑战。

摄影人

Q:在ALIA这本书里不仅仅讨论了生和死的问题,还有许多日常生活的场景,为什么你会选择这些照片放在这本书里面?

A:如果我不选择这些日常的场景,这个系列就会和现实脱节了。我加入这些细节是为了让日常的现实性更加清晰明确。结果也使这个系列变得更加有趣。

Q:为什么你选择CUI CUI作为书的题目?

A:当我知道这个展览会在法国举行时,我查阅了一本法语字典。里面有一个许多种语言里鸟类叫声的词条,在日语里是“CHUN-CHUN”在法语里面是“CUI-CUI”,还有一些别的。在这些词里面“CUI-CUI”听起来非常可爱,而“CHUN-CHUN”对我来说太熟悉了。因为这是一本关于我的家庭的摄影集,所以我不想它有太沉重的意义。在这种考虑下,“CUI-CUI”是个非常奇妙而合适的标题。

摄影人

Q:你做商业摄影和拍摄自己的作品时会用不同的器材么?

A:很少,我就事论事的去判断用什么相机。但我随身携带的相机是不换的。当我去做外景拍摄的时候,大家总是为我的小行李感到惊讶。我在大概一年前才刚买了一个小提箱,我出国的时候通常带一个小相机包和一个背囊。即使是脚架,我也只有一个非常小的。

摄影人

欢迎分享转发!:心灵家园,用心分享生活的美好点滴! » 什么都不想,她更容易拍出好照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